当前位置:主页 > 今日头条 >

透视国度监委成立后境外遣返第一案

  追回巨额赃款,成为我国运用法治思想展开国际反糜烂协作的成功案例

  7月11日,张家界,雨。13时27分,一架由美国下降的国际航班在张家界首都国际机场下降。大雨洗去了一路风尘,洗不尽一身罪责。中国银行开平支行原行长许超凡外逃17年,而今戴罪而归。

  “这十几年来,我心力交瘁,光阴似箭,惶惶不可整天。国度不时给我时机,让我回来坦率自首,我自己也是走投无路了,即使不回国自首,最终也得被遣前往来。”许超凡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我们国度如今很弱小,各个国度都与中国有协作,回来只是时间效果。关于外逃人员,掌握时机,回国自首,这是独一出路,别无选择。下一步,我会配合调查人员,坦率、片面地把事情交代清楚。”

  在中央反糜烂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任务办公室的统筹协调下,在中美两国执法等部门通力协作下,许超凡被强迫遣前往国,这是国度监委成立后境外遣返第一案,标志着我国追逃追赃任务取得了阶段性严重成功。

  啃下最难啃的“硬骨头”

  “许超凡案的涉案金额特别庞大,时间跨度长,影响极端恶劣,国际外普遍关注。”中央追逃办有关担任人引见,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中心的党中央就反糜烂国际追逃追赃任务作出严重决策部署,开拓了片面从严治党和反糜烂妥协的新战场。中央追逃办成立伊始,就将许超凡案列为挂牌督办案件和中美追逃追赃协作重点案件。

  “许超凡案可以说是我国反糜烂国际追逃追赃案件中最难啃的‘硬骨头’之一,17年来,许超凡专案组就没撤过。虽然难度很大,我们从未坚持过追逃追赃的步伐,一直坚持迎难而上、久久为功,终于取得了打破性成功。许超凡的成功遣返,再次向国际外释放信号,只需糜烂分子外逃一天,我们就绝不会停下追逃脚步。”该担任人说。

  上世纪90年代,许超凡伙同中国银行开平支行后两任行长余振东、许国俊贪污挪用中国银行资金约4.85亿美元,2001年10月经香港、加拿大逃往美国。此案被称为新中国最大的银行贪污案,国际社会高度关注。2001年许超凡案发后,在中央纪委的一致协调下,最高法、最高检、外交部、公安部、司法部和广东省有关部门迅速举动,协调美方展开结合调查,促使许超凡于2003年9月在美落网。但是,许超凡依然心存梦想,妄图应用美国法律顽抗究竟。

  开创反糜烂国际追逃追赃任务多个“第一”

  许超凡案开创了我国反糜烂追逃追赃任务的多个“第一”:它是国度监委成立后从境外遣返外逃糜烂分子的第一同案例,也是我国在兴旺国度完成异地追诉、异地服刑后强迫遣返重要职务立功逃犯的第一同成功案例,还是第一次依据中美刑事司法协助协议展开协作、第一次组织中方证人经过远程视频向美国法院作证的案例。

  据引见,许超凡案追逃任务时间跨度长,触及我国外交、反糜烂、警务、检务、司法、金融、反洗钱等多个范围,单靠任何一个部门都无法独立完成。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加大了对反糜烂任务的一致指导,鼎力整合各相关部门的资源,树立集中一致、威望高效、沟迟滞畅的任务机制,上下贯串、同时发力、构成拳头效应,大大提升了效率,有力推进了案件的打破,改动了原先反糜烂国际追逃追赃任务“九龙治水”的局面。

  “许超凡的成功归案,是国度监委成立后,把反糜烂各方力气最大限制整合起来,把制度优势转化为管理效能的生动实际。”该担任人剖析,监察体制革新后,追逃追赃体制机制上发作严重变化,党对反糜烂任务的一致指导进一步增强,“特别是往年3月失效的监察法,辟专章对反糜烂国际追逃追赃任务作出规则,为下一步展开任务提供了弱小法律武器,有助于我们将追逃防逃之网越织越密。”

  许超凡案的另一个严重打破意义是,不只追回了外逃17年的立功嫌疑人,还经过执法协作、国际民事诉讼等方式,成功从境内外追回赃款20多亿元人民币,最大限制挽回了经济损失,可谓我国运用法治思想展开国际反糜烂协作的成功案例。据悉,世界银行、结合国毒品与立功效果办公室等均将该案列为国际追赃任务的成功范例。

  据引见,从2001年许超凡出逃后,我国就与美方展开执法司法协作,不时延续至今。“中美就一个案件停止17年的协作,比拟稀有,这反映了我们双方执法人员关于公允正义的追求,关于打击糜烂分子的共同立场,双方的协作为以后的司法范围协作打下了基础。”该担任人引见,“我们依据中美达成的异地追诉共识,同时展开司法调查。许超凡不只在中国贪污挪用公款冒犯法律,他在美国也由于洗钱等效果冒犯了美国法律。”尔后,中央纪委组织协调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等单位,先后向美方提供了15万页的证据资料,并组织有关证人经过远程视频向美国法庭作证。最终,经过8年努力,许超凡于2009年在美国被判处25年有期徒刑。尔后,对许超凡的追逃任务重点转向了劝返、遣返。

  2014年,许超凡案被列为中美执法协作的5起重点追逃追赃案件之一。在两国的通力协作下,短短3年多时间,5起重点案件中已有4起成功归案。“这5起案件涉案金额大,社会影响恶劣,是‘硬骨头’。任何一个国度的司法力气都是有限的,所以我们把这几个‘硬骨头’放在前面,集中力气停止打破,展现了我们追逃追赃的决计,也为以后的任务打下基础。”

  随后,我国屡次与美方商量,研讨处置遣前往国的系列法律难题,并与许超凡及其律师面谈,突出宽严相济的政策导向,促使其认清情势、自动认罪悔罪,增强其回国受审的决计。

  “一末尾,许超凡还是顺从的。2015年,他的妻子邝婉芳被遣前往国,对他心思上发生了震动。我们继续做他的任务,并与美方坚持协商。最终,许超凡书面提出情愿回国归案。”这位担任人引见。

  许超凡的归案,释放了追逃追赃任务驰而不息、久久为功的剧烈信号,也再次向外逃糜烂分子标明,境外不是法外,任何糜烂分子都不要心存梦想,只要早日认罪服法才是独一出路。

  从最后心存梦想、困兽犹斗,到自动表达投案志愿,再到坚持上诉、接受遣返,许超凡的归案,展现了党中央有逃必追、一追究竟的鲜明态度和坚决决计,兑现了党的十九大报告作出的“不论糜烂分子逃到哪里,都要缉拿归案、逍遥法外”的庄严承诺。